视觉隐喻从马格丽特到王家卫

打印本文 字体大小: 时间:2017-02-23  来源:  作者:

5

马格丽特作品:阿拉丁神灯的哲学

筹划多年的勒内?马格丽特(Rene Magritte)的个展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开幕了,尽管绘画已经不是当代艺术的主流了,但是这位老画家的魅力还是点燃了人们无限的热情。先给您透露个秘密:马格丽特不是个画家,是个会画画的思想家。

布鲁塞尔,他出生在这里,死于这里,除了中间几年的巴黎生活,他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这里。2009年,老家布鲁塞尔建立了马格丽特美术馆,开幕的第一年,就获得了50万人的参观人次。现在,它已经是欧洲最有人气的美术馆之一。同时,马格丽特和电影的缘分也不浅,他少年时代画过电影宣传画贴补家用。当然,他的绘画也启发了很多电影,除了《大鱼老爸》、《盗梦空间》,《吹梦巨人》这样的魔幻题材;还有《虎胆龙威》等,尽管没有离奇的魔幻效果,但是在封闭空间中讨论人的境遇,却是一脉相承。

 马格丽特作品:人子

马格丽特作品:人子

1958年的时候,已经是德高望重的前辈的马格丽特,为一个电影节画了一张海报。2011年的时候,比利时设立了比利时最重要的电影奖——马格丽特奖。听这名字,就不难猜到标志上那个带着礼帽的绅士是谁了吧?标志上的他站得笔直,马格丽特的一生就是这般彬彬有礼。还有,马格丽特奖奖杯的设计,就是以马格丽特画的那张海报上的图形为概念设计的。虽然电影奖才办了6届,但是如今已经成了欧洲最高质量的电影节之一,看看获奖名单,《我们的孩子们》还赢了戛纳影后、达内兄弟的《两天一夜》也收获了金棕榈提名,《年轻气盛》也是金棕榈提名,《艾特熊和赛娜鼠》同时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提名,《吐崽子》获戛纳艺术电影奖---但我最喜欢的是2011年和2016年的获奖作品《无姓之人》、《超新约全书》,他们来自同一位比利时导演——雅克?范?多梅尔(JacoVanDormael),喜欢的原因一个就够了——剧情烧脑!

马格丽特作品:素食主义者

马格丽特作品:素食主义者

马格丽特生于1898年,出生于布鲁塞尔一个家境富有的家庭。但是当他14岁时,母亲溺水而亡(死因被认为自杀,但有争议)。女主人的自杀不仅让一个家庭蒙羞,也让亲人对此讳莫如深,这些对少年时代敏感内向的马格丽特的伤害可想而知,直到马格丽特成年,这件事都被家庭禁止提及,少年隐痛始终像水草一样纠缠着他。16岁时,他离开了家,开始学习绘画,从当时流行的立体派开始,但很快找到自己的写实路线,这一时期的代表作《被威胁的刺客》也在他20岁左右的时候应运而生。关于这张画的口碑,长期包含着色情和暴力的解读,还有那神秘的气氛,饱含象征意味的细节,都是后世津津乐道的话题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那些带圆顶礼帽的绅士们,成了他一生的主题。公开场合中的马格丽特也与圆顶礼帽形影不离,就像王家卫离不了墨镜一样。圆顶礼帽是1850年英国人的发明,在马格丽特的时代深受富有绅士们的喜爱,包括那个比马格丽特小5个月的卓别林。前几年,MoMa举办的马格丽特回顾展上,展览的海报就是这样的一只帽子——这已经成了马格丽特的符号。

 马格丽特作品:恋人

马格丽特作品:恋人

这个时期的马格丽特精力极为旺盛,几乎是一天完成一件油画。1927年的时候,他在布鲁塞尔的laCentaurie画廊做了平生第一次个展,画展不得不密密麻麻地挂满了展厅的墙面,最后不得已还将画廊的办公室里也挂了一墙。尽管马格丽特对这次画展抱有很高的期望,然而批评家并没积口德,一片批评打击之声让28岁的马格丽特心灰意冷,于是他打点行装,去了巴黎。

在巴黎,马格丽特与超现实主义的领袖、法国作家布列东(AndreBreton)相交,遂加入超现实主义阵营,并深受弗洛伊德《梦的解析》的影响。他的超现实主义之路从此坦荡。

隐藏的游戏

在他的绘画中,苹果挡着脸,树叶变成大树,雄鹰变成石头,质感转变,形体转变,一个小小的花招,就带来巨大的视觉惊奇。然而艺术家却远不是仅仅追求天马行空地玩视觉的人。他的作品之所以让人一看再看,反复解读,因为他在画中经营了深刻的隐喻和哲学。就拿他最爱玩的遮挡游戏来说,他的笔记上有着这么一句话:“我们所看到的所有的一切都隐藏了另外的一些东西,我们总是想看那些被隐藏的”。

马格丽特作品:带圆顶硬礼帽的男人系列

马格丽特作品:带圆顶硬礼帽的男人系列

这个哲学概念在《爱人》系列中表达的最为到位,我们都忍不住想揭开男女爱人头上的布,给他们一个自在的深呼吸,顺便看看那隐藏的面孔。所以这个图像能够牢牢抓住观者的眼睛,甚至激发出参与的热情。但是不要忘了,马格丽特的背后总是有故事,传说当马格丽特的母亲在水中死去被发现的时候,她的睡衣像水草一样缠绕在她的头上。尽管马格丽特矢口否认这一情节对《爱人》系列的影响,但是评论家们还是对此契而不舍地挖掘。马格丽特的作品总是在讨论最基本的人类关系。

马格丽特作品:贴花纸

马格丽特作品:贴花纸

欲望、隐藏、疏离、封闭等主题一以贯之他的一生。其实所有的大艺术家都是如此,人类本质的困境是最为普世的,超越文化和族群差异,这正是不管我们了不了解他的文化和习俗,都能欣赏他的智慧。

双重凝视

在马格丽特职业生涯的最后20年——1948年-1968年,他创造了另一个符号性的语言:背对观众的圆顶礼帽男。

这个通常被人们认为是马格丽特本尊的形象,给了美术史家无数解读的话题,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“双重凝视”。

Elina Brotherus摄影作品:自己的背景系列

Elina Brotherus摄影作品:自己的背景系列

根据居伊?德波(GuyDebord)的研究,景观社会形成的原因是当代媒体制造了一个观看的环境,不论是在玻璃办公室,还是摄像头林立的街头,抑或是社交网站,人们生活在无处不在被凝视、被追踪的世界里,隐私是当代最匮乏的东西。凝视和被凝视是最司空见惯的当代体验。那个给了我们一个后脑勺的人,在凝视着他的客体,而他,又成了我们凝视的客体,那我们呢?想到这个问题,我忍不住往后看了一眼,好像有人入侵了我的生活。“双重凝视”的艺术策略制造出观者对自身状况的关注,它凑效了,不是吗?


相关阅读

全部评论()
全部推荐(0)